冈田武史因抨击日本右翼被日网民谩骂宫崎骏陪斗

在冈田看来,中国球员不是先天缺乏创造力,“球员是有创新想法的,确实有很多有创造力的球员。但如果创造性举动失败,他们可能被教练批评。比起被批评,球员更愿意选择安稳的行动。中国球员有这个倾向。当然不是所有的球员都这样。”

“我一直倡导给球员更多自由。”冈田武史执教绿城后,队员们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变化。“中国更多的是鞭打式的教育,但他强调球员要自律。”守门员姜波说,32岁的姜波已在绿城队效力7年,他坦言,当自由突然而来时,队员开始还真不习惯。

“以前出去玩也要被管,生活的事情都要被管。现在更多的都是我们自己安排。”主力后卫石柯说,“以前教练说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慢慢自己会去想要什么,要练什么了。给的空间变大了,更职业化了。” 1993年出生的石柯对冈田特别有感恩之心,是冈田武史大胆启用新人的直接受益者,最近更是入选国家队出战东亚杯。

冈田希望球员自己思考问题,而不是被动的,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球场上。“以前的教练会直接说球应该怎么传、往哪里传。他不会直接说,他把思想蕴含在平时的训练里,鼓励队员自己摸索。”姜波说。

与本土教练不同,冈田不喜欢球员中场休息时一言不发。他鼓励球员总结上半场表现,提出下半场想法。

“球队既需要听话的球员,也需要有创造力的球员。并不是所有的球员都听话或都有创造力才是好的。有创造力的球员,我会给他足够的自由和空间让他发挥。”冈田武史说。

“你在做球员时是听话的球员吗?”

“我属于不听教练员话的球员。”冈田武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中国足球也能取得和日本一样的成绩

6月中,两场国家队比赛正好结束,中国队1:5负于泰国,日本队在联合会杯上0:3负于巴西。同样是大比分输球,中国媒体有不同评论——中国队输给泰国队不可接受,而日本输给巴西可以接受,毕竟各自的对手——泰国与巴西的实力形同霄壤。

冈田对此不以为然。“如果是4年前,日本输给巴西,球迷和媒体都会觉得输也是尽力了,没办法,是实力差距。但现在,日本足球发展不少,外界对日本队期待也在提升,现在日本输给巴西也变得没那么容易接受了。”

1980年至1985年,冈田曾代表日本国家队出场24次,其中几次中日交锋,中国队胜多负少。“我做球员时,印象里中国足球实力强于日本。当时日本足协定下闯入世界杯的目标,并为此制定了非常详细的长期计划。”冈田说,日本足球的长足发展离不开一大批人的努力。在此过程中,包括联赛职业化、教练员培养、青少年球员培养、挖掘有潜力年轻球员、建立国家集训制度等很多细节决定了日本足球的发展。

冈田说,如果把J联赛比作一个宴会的话,那么集合很多球员只是按下开关而已——不是说只要他们来,宴会就会成功。负责场地的、伙食的、灯光的,他们的努力在宴会准备阶段就开始了。“各个方面的长期努力,很多细节性的东西决定了最后的结果。”

这种确定目标后强大的执行能力——各领域协同作战,将日本从当年比中国弱的足球落后国家,带向亚洲足坛霸主地位,甚至能与欧洲足球强国一拼高下。

青少年足球是一个国家足球的基础,日本每到周末,有无数从职业到业余、从成年到未成年的各级别赛事上演。比较中日两国青少年足球培育模式,冈田说,日本青训讲究真正的草根足球,是为了能让足球运动在青少年中真正地得到普及,然后再从这些孩子中发现和挖掘优秀的苗子,而中国的青训则似乎是从一群孩子中选出一些优秀的苗子,然后集中到一起进行精英教育。

“草根VS精英”的直接结果反映在以下数据,日本人口1.28亿左右,足球人口达到200万,约占总人口1.6%。中国总人口超13亿,青少年足球人口数量却严重匮乏,2011年,足协注册的青少年球员仅万人,2012年大幅提高后也只有3万人,其中仍然在踢球的少之又少。

中田英寿、中村俊辅、香川真司等日本球员接连在欧洲顶级联赛踢上主力。而中国的旅欧球员则如明日黄花,数量和影响力一茬不如一茬。

“其实如果中国球员想做也是做得到的。”冈田武史说,10年前,中国球员在欧洲踢球的人数比日本球员多。为什么现在日本反超了呢?首先是因为有世界杯这个展现实力的平台,而中国球员缺少这个平台。

多面冈田

大黑将志是冈田从日本游说到绿城的球员,在日本时就在冈田手下踢过球。在大黑看来,冈田属于日本足球界屈指可数的头脑派教练。另外,冈田教练对于胜利的渴求是异于常人的。他为了获胜会去做很多很大胆的举动。1998年世界杯前,他舍弃当时的旗帜性球员三浦知良,引发了球迷与舆论的广泛争议。

“虽然他看着很严肃,但其实也会有很有趣的一面。他会把自己对胜利的愿望和自己的意识巧妙地灌输给球员,而不是直接地强制地告诉你。”生活中的冈田平易近人,训练时偶尔还会跟大家开玩笑,一扫他在赛场上指挥比赛时不苟言笑冷酷到底的形象。冈田这种放松还展现在他入主绿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上,在闪光灯的聚焦之下,56岁但身形依然矫健的他走路时突然像T台模特一样来了个180度的转体,台下一片喝彩。这个小小的细节,有些颠覆日本人拘谨严肃的形象。

不过,冈田在工作上的严肃认真又“特别像日本人”。绿城副总经理鲍仲良说,他非常守时,如果不能按时到达也一定会提前告知。情报搜集人员完成对对手的研究后,冈田会连夜或在转场飞机上看资料。“他来之后一年多,我们俱乐部的工作水平也有了很大提升。”

让中方人员颇感意外的是,冈田会用自己的收入补贴助理教练和工作人员,不论是中国的还是日本的。他请教练组和工作人员吃饭,都是自己买单。

采访冈田有一段小插曲。采访结束,记者忘了拿走录音笔,冈田也未注意到。送走记者后他与教练组成员继续商讨两天后主场对北京国安的比赛,结果商讨内容全部录在了一直未关的录音笔中。冈田注意到这录音笔时,记者已返回杭州市内。为了将录音笔送还记者时不致泄密,删除教练组成员的研讨内容之后,冈田专门将录音笔内的录音资料全部刻录成一张光盘,送还记者。

冈田武史的敬业与清新风格得到俱乐部上下的称赞,也赢得球迷的喜爱,球队成绩不佳时,球迷依旧在场上高呼他的名字,为他送上生日祝福,这让他非常感动。

难以置身事外的政治

冈田武史毕业于日本知名学府早稻田大学政经系,职业初衷是当记者。冈田也学习过心理学、宗教学,拜访过许多企业家。“不能否认这些知识和经历帮助了我。因为执教足球不仅仅是教授如何踢球。这些知识和经历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影响非常大。”冈田武史身上流露出的知性与学院派气息,在中国足坛并不多见。

执教绿城之余,冈田还给日媒《日本经济新闻》写专栏,不仅涉及足球,还涉及政治。不过,他最新一篇谈论日本政治“右倾化”的专栏在日本网络上引起了风波。

文章由日本近期发生的排斥外国人的运动说开去,反华的日本人越来越多,政治家全是强硬论调,媒体上也多是对中国的负面报道。

冈田坦言,他来中国前对中国的印象也不太好。但来了后,却发现中国的确不像日本媒体说的那样。

去年中国发生了游行,部分日企遭到打砸抢,不过大多数日企并未蒙受损害,“我在中国一次也没有被敌视过。而且在体育场,虽然没有取得什么辉煌战绩,但中国的观众仍然高呼我的名字为我加油。当然,因为文化和价值观的差异,也有让我生气的时候,但这些是不可避免的,在日本也一样会发生。”

冈田说,危险的是,日本弥漫着容不下不同声音的氛围。部分极端爱国主义言论大行其道,如果反驳就被骂成卖国贼。“相信谁也不愿意送自己的孩子去战场打仗,中国人也是一样。即便如此,开战时也不得不走上前线。太平洋战争爆发前,日本就笼罩着这样的氛围吧。”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冈田武史因抨击日本右翼被日网民谩骂宫崎骏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