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崔毅带着毅腾继续流浪距离留哈尔滨只差一步

尽管崔毅说过要扎根哈尔滨,尽管崔毅也说过哈尔滨是他的福地,但这一次崔毅还是带着他的毅腾离开了哈尔滨,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的离开将是永别,哈尔滨即将再次进入职业足球的寒冬,而崔毅,这个中国足球最特立独行的民企投资人,还将沿着性格决定的命运之路,带着毅腾继续流浪。

距离留下,毅腾只差一步

在提出迁移主场的申请后,大连、盘锦、成都、宁波、厦门、天津等城市都成为了毅腾的潜在下家,所有人也都认为毅腾与哈尔滨决裂已成定局。可实际上这几座城市只是备选,此时崔毅的第一选择仍为哈尔滨,他也在策划着一系列的动作。11月19日,《黑龙江日报》头版撰文呼吁挽留毅腾,相关报告也已递交至黑龙江省领导处,与此同时,一家与毅腾有着良好合作关系的本地企业开始与毅腾进行谈判,对于未来的规划,双方准备了“洗壳”及“出售股权”等多套方案,经过谈判,双方在报价上达成一致,但在新赛季的话语权方面仍没有谈妥,新资方显然无法接受毅腾原本的团队及运作方式,他们更希望出资后能按照自己的规划经营球队,同时新资方也提出了一系列构想,其中还包含成立哈尔滨女足。就在谈判关键阶段,崔毅突然以出国选外援为由中断谈判,随后一名与崔毅关系密切的黑龙江高官传言已被控制,数日后该消息得到证实,崔毅本人也已身处国外,此时毅腾集团的一系列产业成为“烫手山芋”,球队留在哈尔滨的希望也最终破灭,在注册截止前,毅腾只能在备选城市中尽快选择。12月7日,毅腾俱乐部高层分别致电哈尔滨几家媒体的负责人进行告别,其中,俱乐部副总尹志强转投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总经理张旭峰透露毅腾入川已成定局。

因政治而来 因政治而走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退伍回家的崔毅也曾是待业一族,不希望被家人看扁的他最终选择了“下海”,而不是和同龄人一样谋求一个铁饭碗。当时大连很多人通过货轮倒卖摩托车,崔毅也曾是其中一员,这样的生意在当时具有一定的风险,而崔毅往往在紧急关头第一时间把摩托车扔进大海丢车保帅,和很多同行的患得患失不同,他有着异于常人的决绝与果断。2003年,在承接了哈尔滨市政府大楼的工程后,崔毅在松花江北岸兴建了自己在哈尔滨的第一个楼盘,此时哈尔滨的江北地区正处于开发阶段,从一件小事也能看出崔毅日后在足球上的消费观念,一位曾参与该楼盘销售推广的广告界人士介绍,当年他的团队为这座楼盘的宣传提出了一系列构想,其中一句广告语“北国浦东引领者”更是让崔毅大为赞赏,可当广告即将进行大手笔制作时,崔毅的堂兄接手了销售工作,原来的方案最终流产,崔毅私下也表示,方案虽好,但没有必要花这个钱,“一千多块钱一平的房子还需要打广告吗?”时至今日,该楼盘仍是哈尔滨为数不多小区内建设足球场的楼盘之一,这座小型足球场也成为了崔毅的主场,毅腾集团员工不乏有过专业足球背景的人,八十年代前国脚王军也是其中一员,崔毅还曾临时起意从外地飞回哈尔滨,只为约一场球,崔毅爱球可见一斑,但曾与他同场竞技的人表示,崔毅求胜心极强,在场上也会发泄不满指责裁判。

对于媒体,崔毅一向抱有戒心,想采访到他绝非易事,2013年冲超后,在急需本地媒体声援时,崔毅破天荒的主动把三家媒体请到某五星级酒店,一个他常年居住的地方。在当年的采访提纲中,有一个问题是问特立独行的崔毅会拿什么文学人物自比,是否觉得自己像挥舞长矛的堂吉诃德,毅腾俱乐部高层建议删除这个问题,他们透露说崔毅不是文绉绉的读书人,他喜欢直来直去的方式。在采访过程中崔毅也正如下属透露的一样直言不讳,他甚至很直白的告诉三家媒体,本来没想冲超,最后一轮比赛前机缘巧合之下省长知道了毅腾有冲超希望,所以他决定冲上去。对于这样的行为崔毅没有解释这是否是种赌博,抑或是一种投机,但显然,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毅腾集团并没有从当地政府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承诺的奖金也只兑现了一半。2015年底,崔毅依旧希望能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哪怕背上骂名,可无法抗拒的政治因素再度主导了毅腾的走向。七个赛季毅腾足球与哈尔滨的缘起缘灭,始终躲不掉政治二字。

褒贬不一 冷热分明的双面人

有人说,崔毅是在玩足球经理的真人版,事实也的确如此,恐怕在中国足坛再也找不到像他一样事无巨细的投资人,和其他俱乐部不一样,毅腾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意义的高管,对于崔毅来说,每个人都是他的打工仔,大到引援,小到后勤,他都要过问,甚至还要包括排兵布阵。每年的引援期,教练组和俱乐部团队都必须要做一件事,就是陪崔毅通宵看录像挑选外援,这样的后果就是最后签约的外援可能是老板需要的,却未必是教练组需要的;老板想要签约的前国脚老队员,教练组认为难以管理;教练组拒绝老板挑选的外援,自己力主签约的外援又成了水货。之前的外援高加、崔玹琏、雷诺索都是导火索,最后也直接导致了管理层与教练组的裂痕加剧,本赛季崔毅找来大连教练盖增君,意在拿下主教练段鑫,而段鑫也不愿意充当傀儡,一度拒绝在首发名单上签字,尽管段鑫以其他原因离队,但最终崔毅还是迫于球迷压力,请回了段鑫。像球员房间分配这样的小事,崔毅也会有自己的想法,例如安排一名有潜力的年轻球员和队中最老的球员一个房间,而这位老队员正是队中人人皆知的老板心腹。只不过和其他爱插手球队事务的老板不同,崔毅更为低调,他不仅不会像朱骏一样高调,反而还会极力对外维护主教练的权威地位。

在球员和教练眼中,崔毅更是褒贬不一,在一些人眼中,崔毅霸道、刚愎自用,个别球员离队后都表示实在无法接受崔毅的处事方式, 而更多的人都说崔毅重感情,退役的球员也会在毅腾集团安排一份工作,外援罗德瑞格开口借钱他也是二话没说解囊相助,对此崔毅曾说过这并非是自己的企业文化,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一名即将离队的球员谈及崔毅,直白的指出崔毅用人有问题,糟糕的管理团队毁了整个球队。在哈尔滨的七个赛季,毅腾俱乐部的招商、公关能力一直为人诟病,中甲时期毅腾俱乐部一度只有三名工作人员,而崔毅并不认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三名工作人员反而是高效的表现,这也导致后来发生了因为人手不够,球队派主管后勤、大巴的官员与赞助商谈合作的糗事。

不会低头 不怕流浪

尽管喜欢阿森纳的足球风格,但崔毅明显走了一条不一样的发展道路,著名足球媒体人颜强也曾不客气的告诫想学习阿森纳的毅腾“阿森纳可绝不是小本经营”。论在足球方面的节俭,当今中国足坛投资人无人能出其右,而崔毅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毅腾没钱搞足球,甫一冲超,全国媒体铺天盖地都在宣传这支中超新军的“贫穷”,这让崔毅大为震怒,他随即训斥俱乐部高层工作不力,为什么在媒体口中毅腾成了一支叫花子球队?在崔毅眼中,自己在足球上该花的钱从未少花,自己也没有欠过球员的工资。同时他也承认,自己认为没必要花的钱,一分也不会花。而一些豪赌中超的投资人在他眼中也没有得到认同,在崔毅眼中这些人的行为都是短期投机,他个人的目标是打造一个百年俱乐部,在中国足坛喊出这样口号的人很多,崔毅自认为没有人能像他一样坚持,“100年看似很远,我这不也干了20年吗?我最少还能再干20年退休。中国足坛还有像我一样的吗?如果有,那我佩服他”。

能否成就百年梦想,我们目前还无法看到,但显然,毅腾已经成了一个流浪者俱乐部。尽管这并非崔毅所想,但性格决定了他不会为此而愧疚乃至认错。几周以前,崔毅写了一段信发给自己在哈尔滨的合作伙伴,信中说到“大家都叫我们流浪队,或许我还会流浪,不为别的只为传说中的草原,球队需要生存,我必须得流浪到一个好地方为止”,同时崔毅还提到了自己的力不从心,他不想因为搞足球拖垮自己整个企业。对于哈尔滨球迷,崔毅承认毅腾的成绩和比赛态度没能给球迷们带来快乐,更没有给球迷们带来完整的归属感。遗憾的是,由于偏执强势的性格,纵有千般不舍与愧疚,崔毅仍然无法做到低头为自己之前冲动的两封信公开道歉,成都是否会成为毅腾的最后一站,我们不知道,但哈尔滨,注定是崔毅一个解不开的结。(商鼎)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多面崔毅带着毅腾继续流浪距离留哈尔滨只差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