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聪隋文静花滑世锦赛夺金!他们经历的伤痛难以想象……

中国花样滑冰双人滑的王牌组合——隋文静和韩聪回来了。
20日,在日本埼玉进行的花样滑冰世锦赛双人滑比赛中,隋文静和韩聪先是短节目获得79.24分排在第二位,随后在21日的自由滑比赛中,他俩最终以234.84分获得了该项目的金牌,并且打破自由滑和总成绩世界纪录!
赛后隋文静表示:“今年我们遇到了很多坎坷,包括之前的那些伤病。但我们来这次比赛的目的就是想要拼自己,我们永远的目标都是挑战我们自己,战胜自己,我们就赢了!”


能够重新回到花滑的赛场、站上领奖台,这对中国花滑头号组合已经等了太久。经历了一个赛季备受伤病困扰的蛰伏,一枚世锦赛金牌就是这对王牌组合回归最好的宣告。

隋文静和韩聪。
韩聪的动情一吻
《无人可以取代你》,这是隋文静和韩聪短节目的表演曲目,一如两人的关系,相互依存、互相取暖。
在短节目的比赛中,隋文静和韩聪整套动作无一次失误、以近乎完美的发挥获得了79.24分排在第二位,刷新了他们赛季的最好成绩,排名仅仅落后俄罗斯组合塔拉索娃/莫洛佐夫。
在自由滑中,两人的表现依旧完美无缺,顺利反超夺金。
而在短节目中有这样一个细节:音乐完毕,结束动作就是单膝跪地的韩聪亲了一下隋文静,蜻蜓点水旋即快速站起。虽然不是情侣,但韩聪的绅士行为中饱含浓浓情谊,只有在冰场上并肩作战了这么多年的他们才能懂得。
“发挥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平,但是螺旋线和步伐的定级细节还是要注意。”刷新赛季成绩新高,赛后隋文静除了简单地提了一句“很开心”,还是冷静分析出比赛暴露的问题。
要知道,在来日本参加世锦赛前,一心着急训练、备战出好状态的隋文静就在训练中因为做捻转动作腰部摔伤。
“当时她还爬起来坚持完成训练”,韩聪在出征日本前的采访中透露,“但第二天的反应就比较大了,没办法继续训练,我们为此耽误了大概一周的时间。”
隋文静也说,“其实我的伤还没完全好,来回(酒店到赛场)又路程比较长,有时候堵车要2个小时,我的腰就受不了,只能人少的时候躺一下。”

养伤,痛苦、煎熬……
自平昌冬奥会之后,隋文静与韩聪的经历足够坎坷。
从2012年花滑四大洲赛以201.83分的高分夺冠而横空出世,成为“200分俱乐部”中唯一一对青年组选手,隋文静和韩聪就被视为庞清/佟健、申雪/赵宏博两对双人滑黄金搭档退役后中国在该项目上的王牌组合,并且被广大的冰迷亲切地称为“葱桶组合”。
然而,伤病成为了年少成名的“葱桶组合”通往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平昌冬奥会前夕,隋文静右脚出现疲劳性骨膜炎,带伤出战平昌,“葱桶组合”仅以0.43分的劣势遗憾摘银,当时在颁奖典礼上隋文静忍不住落泪的场景让人揪心。
而更加令人遗憾的是,右脚的疲劳性骨膜炎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和休息,冬奥结束回国后,隋文静被诊断为右足第二跖骨应力性骨折,“伤足免负重6至8周、双足均需穿着减压鞋”的医嘱,才终于让韩聪知道,搭档一直在独自忍受痛苦、隐瞒伤情。
隋文静回忆,2月份的一次上冰训练,原本“滑一步都疼”的右脚突然加重到钻心地痛,“韩聪问我1到10分到底疼几分,我咬咬牙,少报了个数,只说大概8、9分。”
也就是说,当时的隋文静就已经是十足的10分疼痛。
这次骨折,让“葱桶组合”缺席了2018-2019赛季的大部分比赛,甚至一度消失在公众的视线。
在去年7月末的一次花样滑冰队的公开训练中,消失许久的隋文静和韩聪出现在了冰场,但那个时候他们还未恢复好,仅仅在冰上简单的滑行,没有做任何跳跃、捻转等难度动作。
”经历了奥运会,不管是心酸还是愉悦都有了体验,我们对奥运的理解更加深了,明白为国争光的意义,以及自己整个奥运周期如何在赛场体现的艰辛和不易。”韩聪没有说出口的,是不是也包括在那些陪伴隋文静养伤的日子里经受的孤独与煎熬……
但现在,苦尽甘来。
而中国花样滑冰协会主席申雪此前也表示:“对隋文静、韩聪的恢复不能操之过急,希望他们从身体到心理进行全方位调整、稳步恢复,毕竟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还有3年时间。”
3年,足够“葱桶组合”重新回归健康,再次重新冲击冬奥金牌。隋文静也斩钉截铁地说过,“2022,等我!”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韩聪隋文静花滑世锦赛夺金!他们经历的伤痛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