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媒:锦标主义下全运会从未变美好造假争议反人道

昨天,第十二届全运会落下帷幕,在近两周的比赛中,虽有孙杨、张培萌等队员的精彩发挥,但有关赛风赛纪的问题仍充斥赛场内外,服用兴奋剂、年龄造假、裁判争议、消极比赛等丑恶现象,并不比前几届有所收敛。而在锦标主义的笼罩下,有违人道主义的行为屡屡出现。十二运会是一届劲吹节俭办赛风的全运会,也是一届东道主二十年来首次无缘金牌榜首位的全运会,但前些年备受诟病的全运会,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美好起来。 

>>>

造假

零违例?兴奋剂未绝

正当人们为本届全运会的“干净”提前欢呼时,组委会闭幕之日的信息通报上演了压哨绝杀,昨天上午,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一名云南代表团的男子拳击运动员在全运会预赛中使用兴奋剂,尿检呈现阳性。随后这名拳击选手被证明是49公斤级拳击运动员杨杰楠,他被检测出的禁药为呋塞米。

这是本届全运会迄今为止官方通报的第一例兴奋剂违规事件。但与禁药相关的事实却并非一例,早在2012年1月的全国冬季运动会(成绩计入本届全运会)上,吉林选手孙龙将尿检呈“克伦特罗”阳性,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和反兴奋剂中心表示此系食用被污染的肉食品所致,并没有对他施以禁赛处罚。

江苏女子山地车名将任成远早在2011年5月13日的―次赛外药检上被查出“睾酮代谢物”阳性,并被禁赛两年,解禁时全运会预赛已过,国家自行车击剑中心却为她提前报名参加两站世界杯比赛以获得全运会参赛资格,感到不公的云南、山东、安徽、浙江、辽宁等9支队伍联名抵制,但任成远最终仍然参赛。

而辽宁男子链球选手王士筑在三个月前被查出利尿剂阳性,但国家体育总局召开听证会后裁定他为误服中药所致,在全运会开幕式的前一天公布不对其进行处罚。王士筑最终在全运会链球比赛中摘得金牌,这令很多竞争省市感到不满。

除了服用兴奋剂有碍公平竞赛之外,肖天还指出,在男排小年龄组(16-19岁组)比赛中,存在个别运动员更改年龄问题,海南代表团的个别运动员弄虚作假,更改年龄,以大打小参加比赛。而排球队员年龄作假,又与赛制改革有莫大关系。本届全运会,在足球已经增加青年组基础上,又增加了篮球和排球青年组设项,三大球一个冠军在奖牌榜上计为三枚金牌。为了取得佳绩,“以大打小”的行为再次出现。

争议

零投诉?掩耳盗铃

赛事组委会表示,本次全运会未收到任何代表团的正式申诉或抗议,实现了“零投诉”。此举无疑于掩耳盗铃,赛场上出现的众多争议,早已是有目共睹。

在女子橄榄球决赛上,由于不满裁判判罚,北京队不再投入比赛,最后近四分钟时间队员在场上围成一圈,场上变成山东一队进攻表演,最终缔造了71比0的大比分,场边观战的外籍教练还因此大打出手。赛事组委会将此事定性为“裁判判罚无误,北京队消极比赛”,两名教练和七名运动员均遭到禁赛处罚。

花样游泳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中,8个裁判打出的分数居然有5个分数相同,世界冠军蒋文文/蒋婷婷名列第3,因怀疑裁判作假让东道主辽宁选手获益,她们进行了申诉,未果后又拒绝上台领奖。次日更是以个人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提出赛程、打分、裁判、运动员交流等多处疑点,向媒体控诉比赛不公。

女子小轮车越野赛上,夺冠热门甘肃选手逯艳声称遭到辽宁选手金钰故意推搡和冲撞,结果是另一名辽宁选手姜楠楠确立领先优势并最终夺冠,逯艳仅获得亚军。赛后甘肃代表团提出申诉,然而技术代表却拒不受理。赛后甘肃代表团透露,赛会临时改为现场抽签。逯艳从1/4决赛到半决赛再到决赛,每次都是抽到了最差的八道,用甘肃代表团的话说,这种概率实在太小了。

此外,在柔道、摔跤、棒球等赛场,都先后传出了不满裁判判罚的声音。

而在U 20男足小组赛最后一轮,辽宁与上海涉嫌打默契球,两队打成2比2平手,尽管同组另一场四川队3比1击败重庆,最终仍被淘汰。四川队员透露,赛前他们就得知“会被做掉”。而隔着铁丝网观看比赛的四川球员家长更是向中国足协官员哭诉。

诸多争议,都集中在东道主辽宁身上。为了本次全运会,辽宁花重金交流队员,其中女子跳水队整体来自广东,整支花样游泳队来自上海,高尔夫队员来自北京与浙江,体操队员来自云南,马术队员来自北京,男篮还招揽了名将巴特尔。对成绩的追求,也让他们备受非议。

反人道

正能量?“马娇救人”成反复颂歌

9月4日,山东赛艇队队员高秋秋在全运会四人单桨2000米项目中夺冠,然而,两个月来家人一直隐瞒着父亲去世的消息,直到她带着金牌回家之后,才得知这一噩耗。大喜之后的大悲让高秋秋痛不欲生:“我宁可不要金牌,也要爸爸。”

同样反人性的事情出现在游泳赛场。随队出征全运会三日之前,广东名将周嘉威的母亲因癌症去世。为了帮助队伍完成全运会任务,他照常奔赴赛场。而为了等他归来,母亲的追悼会一直未能进行。最终周嘉威为广东游泳队带来1金1银,他在赛场长跪不起告慰母亲在天之灵。金牌与亲情孰轻孰重?在生死别离的时刻,是否应该让队员参加比赛,领导们的选择应当被质疑。

另外,魔鬼赛程累惨运动员,频频遭遇诟病。网球团体赛球员不同场次间球员只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让运动员大呼吃不消。奥运冠军蔡赟不满教练安排自己的双打搭档徐晨一日三赛,摔拍离场。

不过,全运赛场也有感人事迹传出。在女子帆板比赛中,四川选手马娇放弃比赛,将落水求救的辽宁选手郝秀梅救起。赛后马娇受到表彰,还破格入选国家队。只是,在争夺金牌近乎窒息的全运会上,彰显人道主义的时刻太少见了。

南都记者 徐显强 发自沈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粤媒:锦标主义下全运会从未变美好造假争议反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