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锋谈尤纳斯是亦师亦友打赌秀扣篮引老帅叹遗憾

作为球员,杜锋可以给自己打很高分,毕竟他拿到过一个国内篮球运动员可以拿到的大部分荣誉,称得上战功赫赫。而当教练,杜锋才刚刚上路,尽管他执教广东男篮的首秀早在联赛中上演过,全运会却是他第一次在没有老师尤纳斯协助的情况下,独自扛起卫冕重任。教练生涯的第一个“大作业”,似乎在考验着杜锋重返沙场的决心和胆识……

杜氏解压:靠吃核桃来补脑

这次带队来南昌打全运会预赛,杜锋准备了两大包“补品”,一包大枣,一包核桃杏仁。都是老家新疆的特产,摆在房间桌面上,随手就能拿来吃。“都是好东西,可以补脑、补身体。”他招呼记者尝尝,“这些日子压力大,有时2点多才睡,8点就要起。睡不安稳,白头发多了好几根。”

事实上,重夺C B A总冠军,这段时间应该可以轻松一下,但由于全运会,广东队从3月底至今断断续续只放了不到一周的假。说是放假,杜锋却无福消受,他愈发觉得时间不够用,“先训练半个月出来打预赛,接下来可能很快国家队名单就要出来了,搞不好,队里一半多的主力都要上调。等他们打完亚锦赛回来,马上就是全运会决赛,加上我自己夏天可能还有其他任务,真正留给我们磨合阵容的时间其实没多少。”杜锋说,“所以我脑子里一直有这个事儿,你说我能不急吗?”

全运会“这个事儿”是很多球队今年的首要大事。自CBA常规赛结束,就有不少队伍提前操练起来,以广东宏远为主要班底的广东队是最晚集训的队伍。省体育局体谅到将士们联赛和全运连轴转的辛劳,没有把卫冕挂在嘴边给球队施压;但作为主教练,杜锋心里清楚,自己独立接手后的第一仗要打得漂亮,首先便是要拿到决赛资格(昨日已提前一轮锁定决赛资格)。来到南昌后,他把日程安排得满满的,上午训练、看录像、开会,下午和晚上没有比赛时就带着助理教练曲绍斌去球馆观摩其他场次,回来写总结报告和第二天的作战计划。有人说他把自己弄得太紧张了,他这样解释:“我是教练,其他人都看着我,我得自己先紧起来,全队才不会松懈。”哪怕前两场对阵弱旅香港和四川,外界都以为两场不过是练兵之战,杜锋却还是先用主力锁定胜局后,再换替补。

“不管怎么说,我们肯定得先确保胜利。”杜锋说,“全运会四年一届,金牌可能比联赛冠军还宝贵,要让所有人都重视起来,我自己首先就不能掉以轻心,要以身作则。”

杜氏榜样:尤纳斯亦师亦友

执教中的严谨和仔细,杜锋承认是受了恩师尤纳斯的影响。过去的三个月和老尤朝夕相处,他很自然地从这位立陶宛名帅身上学到了不少带队经验,当时养成的好习惯,现在每天仍受益良多。

“他对己对人都很严格,做事很细心,大大小小的事都考虑周全。”杜锋说,“最重要的是他的一些篮球理念比我们固有的想法要先进,比如他一直强调的人才概念,告诉我们能培养出易建联、朱芳雨、王仕鹏那样的人才是多么不易,必须珍惜他们的价值。”杜锋还记得尤纳斯刚来不久,有一天突然要跟他打赌,赌他现在无法扣篮,结果杜锋当场就扣了一个,立陶宛人愿赌服输的同时,拍着杜锋的肩不无遗憾地叹道:“你要是还在队里打球就好了,我们很多问题就可以解决了。”这句话给杜锋的触动很大,所以现在他的用人继承了尤纳斯的理念———以保障胜利为前提,珍惜老将,再来谈培养新人。无论舆论如何建议要多给年轻队员上场时间,杜锋还是那句话:“一个新人最后能成长到哪一步,谁也不好说,但我们已经有的成熟人才,就得尊重他的价值,没有让不让位一说。”

此外,尤纳斯公私分明的工作态度也在影响着杜锋,“虽然说他对我的态度跟以前我在他手下打球时肯定不一样,不会直接批评我,但对我的要求也不会放松,该我工作分内的事就必须我来做好,”杜锋说,“而私下里他又喜欢跟我开玩笑,让我不会有距离感。亦师亦友。”现如今,杜锋带队也努力做到严肃活泼,比如训练课上有球员嘻嘻哈哈,他会毫不留情地当面批评;比赛中有球员屡犯同样错误,赛后他会找那名球员单独谈话,一起寻找病因;当然,对于表现出色的球员,他也一定第一时间公开表扬,尤其是在面对媒体时。

杜氏目标:能令所有人开心

学习尤纳斯的同时,周边环境和个人经历也在影响着杜锋———他确实在努力形成一套自己的执教风格。

“一个好的教练员不但要有水平、有成绩、有风度,也要让管理层也好、队员也好、周边的工作人员也好,包括媒体记者、赞助商、球迷等,都能心情愉悦地和你共事。”这个“能令所有人开心”的标准是杜锋追求的执教风格,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只扮演“老好人”。事实上来南昌打比赛,第一场碰到业余球员组成的弱旅香港队,广东队比分上一路遥遥领先,但杜锋却在场边多次发火———看到有些联赛上场机会寥寥的替补球员频频犯错,他脸一黑就换人,但稍过片刻,又忍不住苦口婆心地跟他们讲解一番。“生气是真的生气,但生完气我更多是为他们惋惜,”杜锋说,“毕竟之前联赛他们出场机会不多,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表现机会,却不珍惜。我是想帮,但也得他们自己能领悟啊。”

杜锋现在的助人手段和之前必然是不同的,因为从当上主教练那刻起,他就走在了转型的路上。以前作为队里的老大哥,他与年轻队友们的相处方式更多是带好头,遇到问题提醒劝解;成为教练后,杜锋必须要去“管人”了,有时甚至得唱黑脸“训人”。“我和队里的很多人都是好兄弟,但做教练肯定就不同了,首先是我自己,以前做球员,可能还可以放松,但现在我要是松懈了,就会在全队引起一连串很坏的反响,所以我自己要先转换思想,给自己重新定位。”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杜锋曾经的兄弟们都能理解他肩上的责任不同了,也在努力适应着他的转变,“有时难免因为一些工作上的事产生问题,甚至是矛盾,但我们彼此都知道要去沟通体谅,互相尊重。”

而在广东队从球员一路成长为主教练这十几年的经历,也让杜锋更能设身处地体会到队员们的感受,从而提前预判到未来将要面对的困难。“说实话,我们队有些球员真心是太辛苦了,联赛打了半年,又有国家队任务,今年还要打全运会,我不是说体能上会受不了,主要还是心累,人的思想长年因为比赛而紧绷着,肯定会有厌倦感。”杜锋说,“我做球员时经历过那些,当时真的就是不想打球,所以我很能理解他们。”所以杜锋已经在想接下来该如何应对这些困难了,下个月他请来的“救兵”、尤纳斯的助手伊戈尔就将来华助其一臂之力,“不管怎么说,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他说,“说到底,教练和球员都想赢球,我们是同一个队,困难和荣誉属于这里的每一个人。”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汪雅云 发自南昌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杜锋谈尤纳斯是亦师亦友打赌秀扣篮引老帅叹遗憾